當前位置:主頁 > 工運研究 >
人工智能發展下勞動者知識技能重塑的建議
時間:2019-11-20 10:36  來源:工人日報   作者:何勤   編者:馬嵐   點擊:
        人工智能將成為新一輪產業變革的核心驅動力。新科技革命到來,厘清技術、勞動力、知識的關系有其必要性。人工智能下亟須全社會勞動者的知識技能轉型升級,勞動者知識技能重塑勢在必行,旨在實現新工作與知識技能結構的動態匹配,解決促進創新經濟發展中面臨的就業結構性矛盾和勞動力能力轉型升級問題。
        人工智能是指通過模型建立的機器模仿人的思維、感知、認知和行動的表達系統,具有在廣泛應用環境范圍內實現特定目標任務的能力。2018年12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加強人工智能、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人工智能將成為新一輪產業變革的核心驅動力。
        到2020年,我國人工智能技術與應用水平將發展至世界先進水平,核心產業規模超過1500億元,人臉識別、計算機視覺、智能語音、深度學習等技術廣泛應用于制造、物流、金融、醫療、教育、交通、安防、企業服務等領域。在產業迅速發展的同時,部分重復性工作或將受到影響。根據以往的研究,具體的影響將體現在4個層面,一是人工智能發展造成“技術極化”現象凸顯,中等技能崗位擠出效應明顯,失業風險增加并將長期存在;二是就業“極化”將拉大收入差距,中低技能群體面臨壓力;三是勞動力素質與新型崗位需求不匹配,勞動力轉換速度跟不上技術進步;四是技術失業引發勞動者的焦慮感和心理恐慌。從根本上講,產生上述問題的主要原因在于技術發展、人力資本水平、知識傳播和分享錯配。因此,新科技革命到來,厘清技術、勞動力、知識的關系有其必要性。
        從前工業社會到后工業社會,技術技能人才的知識結構經歷了從一維到四維的轉變,四維知識結構包括經驗型、實體型、方法型與理論型技術知識。如今,技能人才能力結構需求的變化體現在4個方面:從簡單工作任務處理能力向綜合職業能力轉變,從單一的專業能力向多學科融合能力轉變,從規模化生產操作能力向創新創意能力轉變,從維持性學習能力向持續終身學習能力轉變。隨著人工智能的不斷發展,“人機協同”工作是未來社會重要的發展趨勢,人類在未來的工作中需要提升人機交互和協作的能力和效率。
        人工智能技術進步下,3類技能在勞動力市場上的重要性與日俱增,即高級認知技能、社會行為技能、能夠預測適應能力的技能組合。首先,對于技能崗位而言,掌握高尖端技術的人才池還需擴大,專業教育體系需要革新。其次,對于非常規工作者來說,社交能力方面的工作仍然是人工智能所無法涉及和替代的。再次,對未來的工作崗位特征、技術適應性預測不足。人工智能下技能短缺的問題可能是勞動者獲得了錯誤類型的技能,而不是普遍缺乏技能,關于新技術需要何種技能補充的具體信息很少。總之,人工智能下亟須全社會勞動者的知識技能大轉型、大升級已成共識,勞動者知識技能重塑勢在必行,旨在實現新工作與知識技能結構的動態匹配,解決促進創新經濟發展中面臨的就業結構性矛盾和勞動力能力轉型升級的問題。
        第一,頂層設計考量人文關懷。既考慮技術因素,也考慮人本因素,倡導人工智能要賦能人類,促進人的發展,將人類從勞累中解放出來,能夠更優雅、幸福、更有尊嚴、更加智慧地生活的價值理念。既關注宏觀層面對勞動力市場的沖擊,也關注微觀層面對勞動者的心理沖擊,未來要特別關注“機器換人”引起的勞動者心理沖擊以及人機合作對勞動者造成的心理影響。
        第二,教育體系調整定位精準。加大人力資本投資,通過人才培養,提高教育與勞動力市場的匹配度。在早期、初等和高等教育中構建智能化教育體系,從技能性教育向適應性教育轉變,實現勞動者知識結構的重構與創新能力培養。在大學學科建設方面,構建智能科學與技術的二級學科,即腦認知基礎、機器感知與模式識別、自然語言處理與理解、機器人與智能系統,并依此進行研究生導師和研究生學術方向分類。
        第三,職業標準制定注重能力。完善職業技能教育體系,按照人工智能技術偏好的層次、類型、專業結構對技能人才進行有效供給,形成人工智能技能人才高地。通過職業標準體系引導企業將職業勝任力融入產業技工培養體系。還應建立組織知識管理標準體系,通過提供公共服務支持社會第三方機構從單純的顯性知識培訓模式過渡到隱性知識傳授,實現技術積累和能力積累并舉,以間接方式促進勞動力市場的良性發展。
        第四,企業知識管理明確目標。在企業內部進行知識管理體系改革,從人力資源管理、企業文化管理、技術管理等多層面入手,構建新型企業戰略體系。對于企業而言,應加強戰略和文化對員工的引導,樹立企業知識觀,將知識管理納入企業戰略,建立知識共享激勵制度和組織支持文化、開發知識分享平臺。同時,企業還應加強從知識獲取、轉移、應用到整合的過程管理,提供員工換崗訓練服務和技能培訓補貼,實現新工作與員工知識技能的動態匹配。
        第五,政府托底保障補齊短板。制定包括社保托底、終身學習、新工作創造等政策。為處于工作轉換和技能培訓期的勞動者制定社會援助、補貼性社會保險、過渡期支持等政策;建立終身學習制度,重點是“數字化、智能化技術”學習,研究制定職業培訓補貼、技能補貼等政策;政府和市場共同創造新任務、新工作,分“弱人工智能時期”和“強人工智能時期”,設計新的任務和工作,以平衡對勞動力市場的沖擊,包括短期由政府主導增加價值補償性崗位,以及長期由市場調節實現技能依賴型崗位的充足供給。 (作者為北京聯合大學教授)
  
友情鏈接
關閉

寶雞工會微信公眾號

自己赚钱的方法